点击阅读全文

秦阳薛冰小说全文阅读

现代言情《秦阳薛冰小说全文阅读》是由作者“山间老寺”创作编写,书中主人公是秦阳方媛,其中内容简介:”说完回了公交车里。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落座在车里,薛冰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嗯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五点多,秦阳赶回了热闹的县城,买了几样水果,直奔岳父赵云峰家里。赵云峰十几年前就是县教育局的领导,风头最盛时,兼书记和局长于一身,不过他为人清高、懒于交际,所以作为女婿的秦阳,从来没得到过他的关照...

在线试读


忽然一阵山风吹过,吹得浑身湿透的薛冰打了个冷颤。

她看看自己身上身下,再转头看向依旧汹涌的洪水,兀自心有余悸:“今天要不是他冒死相救,我已经没了,还会闹个大笑话出去:青山县委书记刚上任就淹死了……难得他还施恩不求报,真是个勇义双全的伟男子!”

定了定神,薛冰又拨出一个省城的座机号:“爸,你不知道,我刚才差点被淹死……”

她说完后,彼端响起一个严厉中带着几分宠溺的老年男子话语声:“胡闹!你身边就没人可用吗,还亲自开车进山买蝎子酒?”

薛冰开玩笑道:“好嘛,你这位大领导亲自交办的差事,我能不亲力亲为?”

“我马上要开会了,没空跟你多说。我就跟你说一句:我安排你去青山是去锻炼的,不是让你去冒险的!”

薛冰道:“我知道,不会再有下次了。对了爸,那个救我的小伙子十分优秀,我打算看看他是不是干部,要是的话,就提拔他加以重用,一半是报答他,一半是培养自己的班底。”

“可以,但我要提醒丫头你一句,不管做什么事,包括培养班底,目光都不要局限于一时一地。”老人谆谆教诲着女儿。

薛冰道:“我明白了……”

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

薛冰道:“做什么事,眼光都要放长远。具体到培养班底上,我不能每到一地就培养一批,用完就算,而应该一直带着我的班底往上走,这样我的基础才更牢固。”

“嗯,说对了一半,另一半意思,是要你培养亲信之前,先看清他的为人,只有可靠之人,才可培养!”

薛冰记在心里,挂掉电话回到秦阳跟前,将手机还给他:“给,大恩不言谢,我就不说什么了。”

秦阳爽快的道:“本来就用不着谢,好啦,再见吧。”说完回了公交车里。

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落座在车里,薛冰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:“嗯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

五点多,秦阳赶回了热闹的县城,买了几样水果,直奔岳父赵云峰家里。

赵云峰十几年前就是县教育局的领导,风头最盛时,兼书记和局长于一身,不过他为人清高、懒于交际,所以作为女婿的秦阳,从来没得到过他的关照。

明年他就要退二线了,今年已经卸任局长,只剩个书记的虚职,秦阳想得他提携也就更难了。

当然,秦阳也从来没想着仰仗别人提携来进步,只想通过自己的能力与成绩进步,却总被现实打脸。

“你怎么突然回县城来了?又干吗来我家?”

开门的是秦阳老婆赵娜娜,见到他就没好脸色,明明看到他衣服都湿透了却也不问。

秦阳知道她为什么会是这种态度,因为他们俩闹冷战已经好几周了,也没理她,拎着水果走进家里,眼看岳母刘芹正在厨房里忙碌晚饭,先跟她打了招呼。

刘芹拎着铲子出来,瞪着他道:“秦阳,你跟娜娜吵架的事我知道了,我得说句公道话……”

秦阳听得暗皱眉头,这个岳母总是这样,每次都嚷嚷着要说公道话,可每次都偏袒赵娜娜。

果不其然,只听刘芹数落道:“那房子是你们小两口的家,你把你妈接过去住算怎么回事?你考虑过娜娜的感受吗……”

秦阳父亲已经去世,只剩一个老妈,身体又不好,独自住在破旧逼仄的家属院老家平房里。

秦阳就想把她接到自己和赵娜娜所居的新房一起住,平时也能照顾孝顺她些,但就是如此简单的要求,赵娜娜都不答应,两人谈了几次谈崩了,数周前开始冷战。

其实婚后三年来,小两口之间的矛盾远不止这一件事,秦阳固然是越来越厌弃赵娜娜,赵娜娜也是越来越瞧不起秦阳这个老公,二人已经到了感情破裂的边缘。

“秦阳你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?”

这时岳父赵云峰从客厅里走了出来,又奇道:“咦,你衣服怎么湿了?”

“拿雨淋的!”秦阳随口敷衍,叹道:“我得罪了镇委书记邹德义,被免职了。”

此言一出,赵云峰、刘芹和赵娜娜一家三口全都吃了一惊。

“你说什么?你没开玩笑吧?”赵娜娜最先失声叫了起来。

秦阳没趣儿的看向她,忽然发现,她化了妆,穿着吊带热裤,拎着包,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一副要出门的模样。

“你是说,你党政办副主任的职务被免了?”刘芹脸色难看的跟他确认道。

秦阳郁闷的嗯了一声。

赵娜娜那边已经回过神来,冷笑道:“免不免的有什么区别,还不是挣那俩破钱儿,连还房贷都得指着我的工资。”

秦阳无言以对,他一个月到手才三千不到,而在县医院当会计的赵娜娜每月都有五六千,到年底还有大额奖金。

估计要不是他捧着个铁饭碗,赵娜娜早跟他打离婚了。

赵云峰皱眉问道:“你到底怎么得罪邹德义了?”

秦阳便将事情始末讲了一遍。

“唉,你说你一没后台,二没后路,表现什么正直无私啊?”

赵云峰听后连连叹气,怒其不争的看着他道:“还在领导眼前表现?现在有几个领导,真正喜欢正直无私的下属啊?”

秦阳苦叹道:“我那不是表现,我要是包庇冯爱花,给她验收通过,我以后也有不了好下场啊。”

“你倒是考虑以后了,可你考虑眼下了吗?眼下你被免职了,狗屁不是了,你满意了?”岳母刘芹接口道。

秦阳不满的看了她一眼,心说你身为我的丈母娘,我被领导打击报复了,你不安慰我就算了,居然还来嘲讽我,有你这样的丈母娘吗?

“哼,我在医院工作,都知道领导最大、领导亲属第二大,你在机关竟然不知道这个道理?活该你被免职!我认识那么多男的,就数你秦阳最弱智最缺心眼最没本事!”

赵娜娜狠狠的嘲骂了秦阳一通,骂完走到鞋柜前,换上漂亮的水晶高跟凉鞋,开门出去了。

秦阳听了也不恼,因为赵娜娜已经不配他生气了,只是纳闷她要去哪儿,问刘芹道:“妈,娜娜这是干什么去呀?”

“同学聚会!你都自身难保了,还有心思关心她?”刘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。

秦阳心头打了个突儿,近年来同学聚会早就变成了吹牛炫富搞破鞋的活动,赵娜娜打扮得这么漂亮去参加同学会,莫不是有外心了吧?

“你少说两句,做饭去!”赵云峰说了刘芹一句。

“做个屁!有这么个要权没权、要钱没钱、要脑子没脑子的女婿,我气都气饱了!”刘芹把铲子扔到大理石餐桌上,发出当啷一声脆响,冷着脸回了卧室。

这明显就是不给秦阳做饭的意思了,秦阳看在眼里既尴尬又不爽,却也不能说什么。

赵云峰看到老婆这样对待女婿,叹了口气,对秦阳道:“邹德义这个人,是出了名的不好惹,而且据说还有县领导做后台。但此事也不是不能为,呃……”

沉吟片刻,赵云峰道:“要不这样吧,你明天回镇里,第一时间给冯爱花通过验收。我这边呢,再找找朋友,在邹德义那帮你说说情。咱们双管齐下,争取让邹德义饶了你。”

秦阳听了个啼笑皆非,自己做了正确的事,被领导打击报复了不说,反而还要谋求领导的饶恕,天底下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了吧?

不过话说回来,还得说是岳父对自己好,不枉是老爸生前的好朋友。

“好吧,那就麻烦爸您了……呃,我去做饭吧。”说着话,秦阳去拿餐桌上的铲子。

“用不着,你做了我也不吃!”

卧室里响起刘芹的喝斥声,随后砰的一声巨响,屋门被重重关闭。

秦阳手刚握住铲子手柄,闻言只能尴尬的松开。

“唉,秦阳你别往心里去,你岳母也是对你爱之深责之切。要不你先回去,改天再过来吃饭……”赵云峰劝说道。

秦阳苦笑着点点头,与他道别,沮丧的离开了赵家。

没回新房,而是回了家属院老家,秦阳和老妈一起吃了晚饭。

老妈听说儿子被免职的事后,安慰了他一番,这也是秦阳被免职后所感受到的唯一一股温暖。

次日早上,秦阳赶回仙渡镇政府,正犹豫要不要去找冯爱花给她通过,忽然被方媛叫住做交接。

不交接还没事,一交接秦阳才知道,自己所负责的扶贫工作,也被邹德义交给了方媛,从今以后,自己真的只能去驻村扶贫了。

方媛另外还说,她刚刚已经验收通过了冯爱花的养猪合作社,等于说连补救的机会都没了……

交接到十一点,基本交接完毕,这时邹德义忽然背着手溜溜达达来到党政办。

“咦,秦阳,你怎么还在镇里?不是让你去驻村吗?呵呵,是不是舍不得大伙儿啊?放心吧,等你在贫困村有所作为后,你还是有机会回来的!”邹德义笑呵呵的给秦阳补了一刀。

秦阳想要解释一下,又觉得没有必要,便去办公桌前收拾东西。

“秦阳同志在吗?我们是县委组织部干部科的,找他做个谈话。”门口忽然响起一个中年男子的话语声。

小说《秦阳薛冰小说全文阅读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